周子雄上影节20年放映篇:从到数字从传译到字幕机

娱乐快报 2020-12-29150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周子雄分享等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上影节20年放映篇:从到数字,从传译到字幕机

  随着时代退出历史舞台,两鬓斑白的老放映员们也退役了,影院的放映工作属于熟悉电脑操作的年轻人。按照现在技术的发展,未来需要的放映员会更少,或许有天,象征放映的“小黑屋”会像一样成为“电影记忆”。

  “一个人独占4K全景声影厅观摩偶像的遗作,真是毕生难忘的经历”,上海电影节期间,一位观看展映片的影迷在朋友圈里讲述了自己和影院之间的小故事:“虹桥艺术中心的天山电影院是全世界最好的电影院。前几天,《带我回家》出了放映事故,我急着离开,没有争执,留下了电话码就走了。隔天他们安排了一场补映,我没时间,他们就又主动在今天早上给我一个人单排了一场。”

  上海电影节期间,每个参与放映的电影院都比往日加快了节奏。影厅几乎场场爆满,影迷们期待着理想的视听效果,影院也在一年一度的服务中不断更新技术、提高服务水平。6月11日上影节开票以来,天山电影院除了放映档期内的影片之外,还贡献了两个厅播放90部电影节影片,多出的90部电影调试、拷贝、放映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幕后放映员的肩上。

  6月21、22日,记者探访了上海天山电影院和卢米埃影城,影院经理和放映负责人展示了放映员的日常工作和状态,讲述了20年来上影节期间放映工作的变迁。

  

  提到放映员,好多影迷会联想到经典电影《天堂电影院》里的场景:“在一间幽暗的小屋里,一位两鬓斑白的老放映员紧盯着前方屏幕,他手里摇着转盘,时不时换上另一卷……”,这是时代老放映员们的线年之后,大部分影院逐渐完成了技术上的更新换代,在2011年底,数字放映设备已经覆盖我国超过95%的影院,老影院统统给设备“换血”,新影院不再设置放映厅。

  影院放映负责人刁黎黎介绍说,现在放映机的操作方使用电脑一样,所以更放映员的细心和严谨,拿核对时间来说,中控室、放映机、服务器时间必须一致,放映时间也要精确到秒。机器内部每10天清洁一次,中控室温度保持在22度左右,操作上的规范会延长放映机的寿命,稳定的放映状态才能减少事故的发生率。

  

  “每天工作的时间段是一环扣一环的,我们的工作是重复、重复再重复”,刁黎黎告诉腾讯娱乐:“放映工作从早到晚是一个整体,早上过来当班的时候,每一台机器今天需要放什么电影,每一台机器里面片子有没有,时间对不对,原版的那些版本对不对,核查完了以后那边放出去以后,就回到这边来做TMS系统的工作。比方说有时候有什么拷贝、,需要添加、删除,或者每天的播放列表需要对。到晚上的话,我们这边一般新片上映,都是晚上基本上是晚间12点左右的,新片上映了以后,放映员根据每个厅试片,听音量。”

  刁黎黎入行时使用过放映机,相比之下,那时候的故障和麻烦显而易见。2009年,刁黎黎因为没注意到盘上卡扣,导致片盘整个掉了下来,拷贝掉到地下一团团,总共分了三层。“厅内观众在吵,我一边哭一边接,15分钟之后才接好,”刁黎黎笑称,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一下子慌了神,“现在的放映员没有太高技术门槛,但必须很熟悉系统和流程才能明白故障问题出在哪里。”

  90部电影一来到天山影院,放映员们立刻着手测试拷贝。据刁黎黎介绍,周子雄90部电影里有6部检测出有问题,他们立刻和电影组委会联系更换拷贝。由于数字拷贝上传到服务器的时间和原片长是1:1,一部90分钟的电影需要90分钟到120分钟的上传时间,仅仅上传这一项就要没日没夜去完成,这在9天的放映里极大地了影院的应对能力。

  除此之外,电影节播放的电影也不能在中控室:考虑到这些片源太稀少,担心视频外泄,影院决定所有影片只在单厅放映。原本不用每时每刻留守的“小黑屋”,又成了放映员的据点。除了时偶尔和同事说上两句话,放映员们每天都静默在“小黑屋”的机器旁边,第一时间为观众排除障碍。上影节20年来,技术进步改变了放映,但放映工作仍要抵得过、耐得住寂寞、扛得住孤独。

  

  为保障观影效果 1000个座位只卖833张票

  一年一度的上海电影节是电影人的狂欢,也是上海影迷最重要的文化节日。6月11日上海电影节开票,老片新片齐上映,线上线下一片热抢,天山电影院门前排起了长队,有影迷不顾当晚暴雨,通宵达旦来拿,这一切被天山电影院总经理杨君成看在眼里,他深深被影迷的热情所打动。

  杨君成参与过第一届上海电影节,他回忆说:“那时候只有100来部电影,很多人不知道有经典电影上映。经过了20年,上影节的口碑打出来了,喜欢电影的人都希望能看一场难得一见的好片。”

  本着“让观众更好观赏电影”的初衷,杨君成选择了两个厅专门对接上影节,一个是能容纳千人的剧院厅,一个是配备杜比全景声的影厅,考虑到观影人次和视听效果,天山电影院希望能带给更多观众更好的享受。

  当天下午,影院杜比厅里正在放映《本能寺酒店》,前来观看的影迷们对色彩饱和度、清晰度、音效表示十分满意。“本来用2K的放映机就可以,我们用了4K的,分辨率可以达到4096,”刁黎黎说,“以前的影院设备差,观众对视听的要求也不高,只是看剧情、看明星,现在的观众特别懂,我们的技术也必须得跟得上。”

  

  除了视听效果,放映工作中的字幕问题在20年中也逐渐得到解决。1997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周子雄《的公牛》的VCD还没来到中国,影迷们自然不想错过大银幕的机会。据当时购票看片的影迷回忆,那一场购买了天山电影院《的公牛》晚场票,此时还没有字幕机,现场有一个中文翻译人员用电筒在影片放映的同时进行同步中文翻译,翻译显然跟不上片中人的语速。

  时隔20年,字幕不再是难题。杨君成表示,组委会给的拷贝里英文字幕,涉及到小语种,他们请来字幕志愿者事先翻译好,到电影放映当天,再根据影片的语速打字到字幕机上。“每年电影节都在不断地采用新的技术和方法来改善字幕问题,这次我们的一个厅引用了新技术,可以做到自动同步翻译,今年还在推广试用,效果好的话明年正式启用。”

  结语:从到数字,影迷和影院共同了放映的点滴进步,放映的重点也由“流畅放完一部影片”转变成了“给观众最佳观影效果”。比拼服务的时代,看似操作变得更容易了,其实放映工作肩负的责任更大了。数字放映让影院不用再为拷贝的卡片、烧焦发愁,但再精密的机器也免不了出错,这是每一个放映工作者最焦虑的噩梦,但几乎每人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的慌乱才能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原文标题:周子雄上影节20年放映篇:从到数字从传译到字幕机 网址:http://www.xiangyinong.com/yulekuaibao/2020/1229/100016.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