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匠精神布鲁克吉他:想为行业带来一些改变!

母婴快报 2019-11-1764未知admin

  今年5月,布鲁克吉他推出的新款型号SF33,在开售9天的时间里被抢购一空,让人不由得回忆起当年S25大热的局面。

  这种打造爆款的能力令人惊叹的同时,也让人不由得好奇:是什么样的品牌理念与宣传方式,能让布鲁克的产品一直都有这样的能量?

  布鲁克成立的9年时间里,有两次全面停产。在所有品牌都在激流勇进的时候,布鲁克的这种做法,在他人眼里无异于自杀。

  幸运的是,他们不仅没有“自杀”成功,反而成功地完成了两次蜕变,就如同他们的名字“Brook”寓意的那样,像溪流一般源源不绝地坚持了下来。是什么让他们有这样的勇气,将一切都推倒重来?

  在坚持的岁月里,他们同样也面临着质疑。甘肃经济日报在搜狐网一篇题为《美国詹尼 英国布鲁克吉他国内受捧 乐手时代成为渠道首选》的文章,矛头直指布鲁克:他们是不是在借名消费?

  尤其巧合的是,布鲁克的兄弟品牌就叫詹尼,而且它们所属的公司,也叫乐手时代。

  2017年,刘嘉卓登上央视《出彩中国人》,将指弹带入大众视野,艳惊四座。2018年,布鲁克当机立断,签约刘嘉卓为品牌代言人。

  对这个少年,旁人既有“自古英雄出少年”的期盼,也有伤仲永的隐忧。对此,布鲁克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到了布鲁克吉他的创始人之一杨可,本期“品牌吉他周”,让我们一起来走进他眼中的布鲁克。

  杨可:当时国内吉他市场鱼龙混杂,国外品牌价格普遍偏高。在低价位区间,很难找到几个像样的国产品牌。抱着一腔热血,一心想着为国内吉他爱好者做点事情,于是创立了布鲁克品牌。

  杨可:是的,乐手时代从2008年12月10日400元起家,这中间有来自于方方面面的压力和困难。当初选择做品牌,因为一腔热血,选择了就要面对,相信每一个创业者都有过类似的坎坷经历。

  杨可:其实说白了吧,就是没钱,没实力,没团队,没规划。仅凭一腔热血一股蛮劲是很难做成一件事的。

  杨可:做面单的厂商不少,但基本都被国外品牌占了,你很难找到一个对标的生产商。

  杨可:通过缩减开销,拓宽产品线,扩大业务量,市场要啥我们卖啥,加快加大资金流。我们公司最开始最开始是不销售椴木琴的,但是为了活下来,被迫无奈,那点情怀也被糟蹋了。

  杨可:当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索性一切归零,全部推倒重来。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代工厂,停产了一年。绝大部分经销商抱怨我们,突然停产造成他们无货可卖,都不理解我们的决定。

  当时只有一个经销商挺我们,当时他说:“我因为布鲁克而做这行,布鲁克停产,那我也不卖了,你们什么时候做回去,我再回来,我等你们。”

  看到相关介绍中说“2013年,布鲁克率先在行业内提出千元面单吉他的概念”这具体是指什么?

  杨可:当时在1000价位不可能买到单板吉他,就连瑕疵二级品,都要卖1000多2000多。

  因为很多厂商会认为,面单能卖这么多吗?如果卖不到这么多,如何盈利?当时很多同行说我们把价格压下来,扰乱市场,几百元的单板不能弹等等。

  现在回头来看,这个概念和定位是对的,只是我们想法太理想,太激进,当时的工厂配合不了我们实现这个事情。

  当时市场上根本没有千元及以下的品牌面单。当我们卖到一个月1200只的时候,工厂又疲软了,利润太低不愿意做了。其实当时只要突破2000只的瓶颈,工厂就会有一些利润,我们也就可以看到一丝希望。

  杨可:经销利润很大,水很深,不健康。消费者对于吉他的认知很少,单板吉他的普及率很低。工厂生产效率低,单板吉他的生产效率更低。

  杨可:没有合理的利润支撑,理想注定会流产。经过很多次的失败,我们吸取了很多的经验,所以我们现在在利润分配这一块下足了功夫,让整个链条保持持续有效的运转。

  杨可:经销利润缩减,水没那么深了,稍微健康了一点。消费者对于吉他的认知多了,单板吉他的普及率也更高了。工厂生产效率有所提高,一些有品质观念的工厂浮出了水面,随着外贸订单的减少,工厂也更愿意代工国产品牌。

  杨可:因为之前的经验不足,自身实力不足,我们屡败屡战,从中吸取了很多经验,在分析市场的时候结合自身情况,寻找一个我们团队可以与众多国内外品牌抗衡的切入口。建立起了布鲁克优质的经销商团队,这对我们这几年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杨可:几千只吧,S25有2500-3000支左右。因为我们在品质这块抓得比较严,很多时候很多货已经做好了,但是细节没有处理到位,我们的品检部门都不会放过去。

  这几年一直都是销量跑赢产能,所以外界看来,布鲁克S25一直都是供不应求的。

  杨可:可能是之前失败的经验给了我们帮助。全新改款的布鲁克,更注重产品的设计,工序的复杂性,量产的可能性,以及合作厂商的配合能力,管理能力,资金流,还有整个链条的利润分配等等吧。这是每一个品牌在做之前都要考虑的环节。

  电商发展带来了线上营销销售,这和传统的线下销售模式不同,您觉得线上和线下销售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杨可:线上线下最大的不同在于效率和覆盖面,线上销售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传播出去并快速覆盖全国,但是不牢固,很容易急进急退。但是线下一旦扎根下去,它就会慢慢发芽,稳定成长。所以我认为线上快,但是线下稳。

  良性的行业,需要有合理的利润去支撑,做服务,做产品,做研发,做改进等等。一味地低价,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做法,很难有好的服务好的产品,最终伤害的还是消费者。

  杨可:现在已经在改变,网络让吉他的价格更亲民,更普及,因为购买更便利,更多人愿意买吉他尝试学习。

  杨可:发布新品市场价定位2000元左右的桃花芯面背单SF33,着力推出新品牌詹尼。

  杨可:第一点:布鲁克面背单SF33是2017年底的产品计划,当时我们就看好了2000价位的切入点,但是我们的品质和产能还不算非常成熟,所以一直到今年初才落实。

  第二点:詹尼计划,是对产能分配和市场需求的补充。我们公司一直在摸索与同行竞争差异化的路线,就比如VIVO和OPPO的横向发展模式。

  杨可:这里涉及到人力/财力/资源的分配问题,在外界看来我们的动作都很慢,因为还没有真正得出结论之前,没有合适的契机,我们不能轻易去实施。

  杨可:其实这个品牌已经做了好多年了,是布鲁克的兄弟品牌,也是隶属我们整个乐手时代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主要是走线下,利润空间会比布鲁克更宽一些,产品线也会比布鲁克更宽广一些。

  而且切入点不同,布鲁克打造的是在某个精准价位上,具有通货能力的单品。比如S25就是精准定位在1500价位具有通货能力的单品。

  詹尼打造的是在1500-2500价位区间多元化的产品。直观比喻来说布鲁克是狙击枪模式,在某个点上精准打击。詹尼是散弹枪模式,在某个范围内覆盖打击。

  杨可:不是的。布鲁克是乐手时代母公司的第一个品牌计划,我们前期在布鲁克品牌上做了更多的动作,它在网络上的曝光度和热度比詹尼大是必然的。

  但两者是平行存在,不冲突的,不是哪个偏向线上,哪个偏向线下。品牌的意义是满足各种场景的消费需求,如果一个品牌在线上或线下有明确的倾向性,或许很难成为严格意义上的品牌。

  杨可:有交叉,但不是完全重合。1:决策/产品/品质/业务是交叉的。2:品牌建设/市场维护是独立运营的。

  杨可:关于声音:新詹尼的立木结构/板材是跟布鲁克一样的。但是我们不能避讳一个问题,两者生产线不同,工艺上会有所差异,所以哪怕同样的立木结构/板材,音色上都会有所不同。音色见仁见智,客观地留给市场来评定好坏差异。

  关于设计:布鲁克的设计偏简约,具有品牌统一的设计语言,识别性很高。詹尼的设计偏花俏,除了琴头形状相同之外,每一款产品的设计元素都不同。

  吉他始终是乐器,不仅是一个商品,我们不擅长搞噱头搞新技术新材料。如果我们能把吉他本质的东西做好就很不错了。

  把产品做成熟,做稳定,让生产、供应、销售、使用、服务 整个链条有序健康地发展,5年、10年后,我们才有资本有实力和国外品牌抗衡。

  杨可:还是要把S25做到更强,更广的覆盖率,我们始终坚信在每个价位区间一定有一款甚至几款产品可以做到硬通货的水平。

  在网络上有看到一些早期的资料说到,乐手时代是美国詹尼JUNNER吉他及英国布鲁克BROOK吉他中国区总代理?

  杨可:詹尼完全是我们自己创立的,布鲁克也是。这个应该不是我们官方发布的,应该是我们下面的一些经销商为了好卖才这么去说的,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詹尼是美国的,或者布鲁克是英国的。

  我们因为想做一个比较有意义的东西,想坚持的寓意就是“坚持像溪流”,溪流翻译过来就是Brook,这是比较简单的,我们就是为了比较简单的表达这个意思就叫布鲁克。

  詹尼也不是美国品牌,但不可否认,詹尼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很多欧美品牌,美国乐器展NAMM SHOW上的很多手工产品对詹尼产品的设计有很大的启发作用。

  您在宣传中有没有提到和英国布鲁克有一定的关联?在在网络上也会有人将两者混为一谈。

  杨可:不是的,这是一几年以前经销商在卖的时候,因为当时国内的风气都是这么去说,然后他们在卖的时候会这样去宣传,当我们知道这样的情况之后,我们也出面制止过,让他们更改过,但有可能他们在网络上的文章还没有删除,我们官方对于经销商从来都说这是我们的自主品牌,这些所有东西都不是我们官方去说的。

  我也大概能知道你是从哪个帖子看到的,其实那个人我们都非常清楚他是谁,他是哪个品牌的人,他就是专门来抹黑我们的。

  有些人想要找我们来合作的时候,我们都会知道他的个性、他在业内的口碑,我们选择不和他合作,可能会去惹到一些人他们去黑你,抹黑完我们他会说让你买什么品牌。

  如果你去翻他的资料有可能也会看到。其实他就是特意的抹黑,这种事情我们也没办法去控制。

  如果是客观消费者的话我会这么解释,我们在后面慢慢的把这个品牌做起来以后,慢慢的有量和热度了以后,这些喷子就会很牵强的把我们和英国牌子挂钩起来,这我们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我们官方包括工作人员对外从来没有说过我们和英国品牌有关系,你说的logo纯属是巧合,你看我们做设计用的素材库,就像黑体、微软雅黑这样的字体打出来都一样。

  其实早在公司初创的时候,就试过开厂,因为这个事情刚开始也遭遇了一些困难,到现在不管成功失败也好,我们悟出一个道理,就是专业的事情一定要由专业的人去做,我们能做好的一个就是把品牌建设好,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服务好吉他爱好者,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我觉得作为独立运营的品牌方来说,能做的就是做好品牌方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更加完善、更好推广、更好的服务,去服务好合作伙伴和消费者。

  杨可:不会这样,公司有三个创始人,各司其职,我负责品牌,一位负责研发,一位专门去工厂负责生产的质检工作,正是因为有他,所以我才能十分有信心地去做销售,他从每天6、7点钟去工厂质检,一直持续到天黑去质检,所以对于品检和产品质量我是绝对放心的。

  而且我们和代工厂的合作关系黏度非常高,我们之间都是商量去做的,主体是我们在负责,但是在生产期间我们会有二次衡量,他们的配合度非常高。

  就我们的S25产量就有2500支左右,我们不像其他品牌产品型号琳琅满目,这也很大程度规避了和工厂上太多的沟通,如果一条线都做这个产品的话那其实很顺手的。因为有布鲁克S25的存在,我们和工厂的契合度非常高。

  杨可:音色这个见仁见智,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不好。稳定性是吉他品牌都要追求的产品条件。这两者,要看品牌在音色和稳定性之间找到哪个权衡点。关于布鲁克,我们通过大量的用户反馈,已经有相对充分的理由支撑我们所找到的权衡点。

  杨可:目前大部分用户对于吉他音色的判断是以声音大作为音色好坏的依据,对于初学者而言,音量大是最基本的判断,至少声音是出得来的。

  我认为音色是见仁见智的,不能说饱满的就一定比清脆的音色好,还是看自己喜好的不同吧。

  杨可:支持和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吉他爱好者实现梦想,包括流浪歌手,吉他手等等。我认为这是文化的一部分,围绕着坚持,我们希望把这份坚持传递下去。

  杨可:当然,刘嘉卓非常符合我们品牌理念和精神文化。支持他的成长,加强了布鲁克品牌文化建设,更广泛地传播品牌文化。

  杨可:当时刘嘉卓第一年火的时候,我们找了他,但是被拒绝了,因为签了其他的品牌。我们一直有关注他的成长发展。

  合约到期后,我们经过沟通,刘嘉卓本人非常认可布鲁克的品牌文化,后来与指弹中国共同达成三方协议,助力他在吉他之路的成长。今年,很快将实现刘嘉卓第一次踏出国门。

  我们考虑到他是一个小孩子,可能他个人能带来的流量不像成年的艺人,可以到处去跑。

  但我们很支持他,他每个月要给到我们录制视频。如果嘉卓要复习,读书,考试的话,往后面缓都没关系。

  他爸爸是下岗工人,却全心全意是培养他儿子,嘉卓真的非常懂事,而且很努力,他是想让很多人看到他,想要通过自己努力让别人认识他、看到他的作品,就很像布鲁克,和我们的精神很契合,我们做好这个品牌、做好吉他,就是想让我们后面接触的人,慢慢地都来认可我们,所以他想的东西和我们想的都一样,所以我们会和他签约,未来也会一直合作下去的。

  目前中国吉他艺人的签约成本并不低,和刘嘉卓签约是否也投入了巨大的成本和资源?

  杨可:算是吧,在签约代言这方面算是成本比较高一点的,在整个宣传推广的比重中来说,确实是这样。

  杨可:他演出用的琴是特别定制款,因为布鲁克还是量产琴,我们的价位还是在入门价位的面单他,演奏需要更多的东西去附和他,他用的拾音器也不是官配的拾音器,这能更好的发挥我们琴的音色。

  刘嘉卓作为指弹艺人,除了代言宣传之外,对于布鲁克吉他本身是否提出了一些更为专业的意见的看法?

  杨可:其实我觉得嘉卓更偏向于一个技术性吉他艺人,嘉卓到现在对我们音色和其他的东西到没有一些更多的想法。

  您说的意思应该是指演奏级吉他。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们跟嘉卓合作已经一年左右了。

  嘉卓他也是不断在成长的,技术也是不断在增强。起码他到现在为止没有给我反馈,布鲁克的音色满足不了他,倒没有这种情况的存在,他都是比较认可我们的。

  杨可:不能说是跟音乐人的合作吧,很多时候是一些艺人选择了布鲁克,通过他们身边的人了解了布鲁克,进而成为了布鲁克的自来水。

  就像水木年华的卢老师,魔鬼中的天使康树龙,打包刘安琪. 都是他们在短视频平台或者微博发出后,有经销商看到了反馈给我们的,包括解忧邵帅,在他成名之前一直都是布鲁克的经销商。

  杨可:公众人物使用布鲁克是我们的荣幸,同时也加强了消费者对品牌的信心,但是我们并没有刻意在这上面投资,所以不存在利益回报的问题。

  杨可:会更好,因为还有很大一部分有情怀,有追求的人在坚持,给它注入更多的元素和推动力。

  杨可:中国吉他行业的潜力是显而易见的,国家部门提倡文化建设,德智体美劳同步发展,吉他是年轻人喜爱的乐器,这是一个朝阳行业,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吉他。

  但是现在国内的形势,普遍表现得过于急躁,随着单板吉他的热度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在木材配置上做文章。面单全单越做越便宜,越卖越廉价,感觉不是卖吉他,是在卖木材。几年前,我们走过这样的路,对于打造实际意义的品牌是行不通的。

  杨可:主要体现在品牌文化,工艺,稳定性等等。就比如车市,20W以上的国产车非常难卖了,道理都是一样的。

  普及化的吉他,很多国产品牌做得也非常不错,这几年国产吉他品牌已经抢了很大一部分5000以下价位的份额。往上走的价位,我觉得跟世界性品牌还是有悬殊的,具体有多大,我只能说越贵越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