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淡如水

财经快报 2019-10-25200未知admin

  浓情淡如水江思谕霍泊岍by楼念昔全文免费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江思谕、霍泊岍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夜,时钟敲了12下,玄关的门准时被打开,江思谕回过头来,和霍泊岍的视线正好对上。

  “疼……”她抗拒地想要推开他,可他在下一个瞬间却扣住了她的脖子,双眼微眯,黑色的眸子当中全然嘲讽:“你也知道疼!”

  她想要把头给扭过一边去,可他却死死捏着她的下巴说:“安安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到现在还没有醒,江思谕,你抢了自己最好闺蜜的男人,现在还来和我装?”

  “你还在狡辩!”霍泊岍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双眼当中旋转着的尽皆愤怒:“在我和安安的订婚宴上,是你将她给推下楼去的!后来,也是你们江家拿着那份契约强迫我签下的,呵……还说什么,如果不签,就给安安停药,江思谕,你真狠!”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爱了他十年,可他却爱了李安安十年,在他们的世界中,她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配角。

  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两年前,他们的订婚了,可在订婚仪式上却发生了意外,她和所有的人说不是她,可却没有人信她。

  她永远记得那天他看她时那厌恶的眼神,以及他小心地抱着李安安时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恍若李安安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整个A市的人都说是她江思谕威胁给李安安停药才使霍泊岍就范,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是这样的。

  “我不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他愤怒斥道,然后就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跪在沙发上,她扶着沙发垫子,咬着下唇不吭声。

  可是她每一次都有偷偷吃药,为的,只是让他多看她几眼,为了让他的眼里能有她,就算他恨她。

  “十天后就是安安的生日,你老实和我一起过去,并且准备需要的东西,江思谕我警告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安安最好的朋友,我根本就不会让你去见她!你最好祈祷安安赶紧醒过来,否则你就是杀人凶手!”

  江思谕看着这座房子,两年,七百多天,他回来的天数不超过一百天,时间加起来一共都没有10天,大多数都是匆匆履行协议上的内容,然后离开,每一次都对她极尽羞辱。

  他每次回来都准时在0点,他说,因为他厌恶她到了极点,不到协议的最后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她的脸。

  往事一幕幕,一切悲从心来,江思谕闭上了眼,再也承受不住,泪水从眼角流淌而下。

  时间匆匆流逝,十天很快过去了,江思谕买好了他要求准备的东西,来到了医院。

  才刚刚来到病房的门前,她就听到了他小声说话的声音,她停了下来,轻轻地推开门。

  霍泊岍没有发现她,而是和以往一样握住了李安安的手,轻声说:“安安,你还记得吗?以前小时候你一直闹着我让我给你过生日,你说最喜欢我,只要有我在你的身边你就会很开心,你要快点儿醒来,我会一直等你。”

  “阿谕,你站在这儿干什么?”忽然,一道声音传来,江思谕和霍泊岍一起回过头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顾医生顾子玉。

  江思谕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霍泊岍就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手中的果篮和其他的东西给抢过来,然后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你站在这里又在算计什么!”

  “那你站在这边也不吭声,是想看看安安醒了没有?好使坏?”霍泊岍的语气更坏,他看了一边的顾子玉一眼。

  其实刚刚在看到江思谕的时候,他并不想那样说,但是见到顾子玉他总是忍不住要生气。

  就像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江思谕深爱他霍泊岍一样,同样的,所有的人也都明白,顾子玉喜欢江思谕。

  “你做什么!”顾子玉微微皱起眉头,一把就将江思谕给拉到身后:“阿谕只是站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做,反倒是你,霍泊岍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结婚了,那么无论之前你和李安安之间究竟有什么,那也已经是当初!”

  “够了!”江思谕走了过来,将两人给分开,她抱歉地看向顾子玉:“子玉,我和阿岍有事情要说,你先去工作吧。”

  顾子玉还想说什么,可是在下一个瞬间,霍泊岍却捉住了江思谕的下巴,并且当着顾子玉的面咬了她的唇,很用力,让她不由得吸气想要推开他,而他却更为深入。

  顾子玉的脸色发臭,双拳握得死紧,就想要冲上来,可是霍泊岍很快就将江思谕给松开,并且说道:“顾子玉,要搞清楚的人是你才对,江思谕是我的妻子,我和她怎样,都是我们的家务事。”

  终究,他还是转身离开,而霍泊岍则是反手就关上了病房的门,然后扣着她的脖子把她抵在门后,凶狠道:“今后不许和他见面!”

  疼痛到了麻木,她藏在身后的双手握得死紧,眼中却死水一潭,她说:“如果你从此之后不见李安安,我也可以不见顾子玉。”

  霍泊岍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反抗过他,这是第一次,她为了别的人违抗他。

  她脸上的平静与他形成极大的对比,她只是瞟了一眼病床上的李安安,说:“阿岍,安安还在这儿呢。”

  他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他说:“我告诉你,当初既然你逼我和你结婚,那么就要认清楚,你现在是我的人!”

  一边的花洒开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到,如今正稀稀落落地淋下凉水,打湿了他的发。

  模糊中,他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初见她的场景,那个时候他在书店选书,而他在抽开书架上的书后,他看到了书架另外一边她的脸,他记得她那惊讶的眼,以及她嘴角笑起的弧度,明明那么美好……

  他记得当初那双眼睛看着他时会躲闪,会害羞,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眼里只剩下冷。

  他有瞬间的心软,可是脑海当中一闪而过的却是安安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而她站在不远处的场景。

  他在心中说,然后甩甩脑袋,一把扯过毛巾擦擦头发,他走出浴室,下意识地往病床上一看,下一瞬间,他看到了李安安正在看着他。

  “安安!”霍泊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赶紧抱紧眼前的李安安,道:“你真的醒了,我没有在做梦!”

  霍泊岍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并且按了铃,医生很快就来给李安安做检查,而他鬼使神差的,就给江思谕打了个电话。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她站在李安安的病房外,透过门缝看着里面欣喜若狂的他们。

  “安安,你知道最近我有多着急吗,如果你没有醒来,这会是我这一辈子的遗憾。”他握着李安安的手,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李安安则是愧疚道:“对不起,阿岍哥,我爸妈怎么样了?还有我们的婚事……”

  “安安你放心,我已经通知了伯父伯母,至于婚礼,以后会有的。”霍泊岍开口说道。

  什么碎裂的声音响起,江思谕握紧了那破碎的手机,碎裂的边缘刺入她的掌心,鲜血淋漓。

  江思谕强撑起一脸的笑,把手机揣进包包里,擦擦手,走了进来,关心道:“安安,你终于醒了。”

  李安安一把握住她手,焦急道:“阿谕,订婚宴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我爸妈没有为难你吧?”

  李安安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思谕,又看看霍泊岍,最后颤抖着说道:“阿谕,阿岍哥……不是这样子的对不对?阿岍哥,你告诉我,刚刚你说婚礼会有的,你告诉我不是这回事!”

  李安安转向江思谕,尖叫道:“阿谕,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告诉我这是开玩笑的是不是?”

  李安安低下头,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怨恨,但是随即她抬起头来,强撑着笑道:“其实也没事,我昏睡了那么多年,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所以我会祝福你们。”

  霍泊岍抬起头来,看着李安安,问道:“安安,当年订婚宴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安安看向一边的江思谕,红着眼,轻声说:“阿谕,你推了我一把,不是吗?”

  她抢走了她最好闺蜜的男人,尽管这一切都只是阴差阳错,这一切都不是她本意,可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她和霍泊岍结婚了。

  夜,时钟敲了12下,玄关的门准时被打开,江思谕回过头来,和霍泊岍的视线正好对上。 “呵!”他冷笑一声,关上门径直走向她,一把扯掉她身上的睡衣,扯掉皮带。 “疼……”她抗拒地想要推开他,可他在下一个瞬间却扣住了她的脖子,双眼微眯,黑色的眸子当中全然嘲讽:“你也知道疼!”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